《和孙翔聊天时不要唱K》

大半夜看着笑精神了

倾斜角:

忽的想写。










微草去轮回打练习赛,切磋愉快。次日闲暇,队长大赦,带一干队员赴钱柜唱K。


B市潮男刘小别身为麦霸,这类活动从不缺席,当仁不让上来就点了三首歌,分别是《手放开》《PokerFace》和《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》。


刘小别的歌单太潮,普通青年是看不懂的。他欲寻求认可,转头把麦克风潇洒地一递,问高英杰:唱吗?


高英杰正捧着手机大书特书,温温柔柔道:小别哥,你唱雷迪嘎嘎的歌气够不够长?


刘小别暗忖,你当飞刀剑是谁,一个尖叫震翻黄少天,一个咆哮掀飞喻文州,你管我要肺活量?当即甩甩刘海:别废话,听着!


刘小别迎着王杰希和许斌的眼神就开唱了:


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!!!


不想用言语拉扯所以选择不责怪!!!


感情就像候车月台有人走有人来!!!


我的心是一个站牌!!!


啊~~~~~写着!!等!!待!!!!


高英杰瞠目结舌地放下手机:这句前面没有那个啊~~吧?


刘小别不乐意了:有的,就要啊~~~不信你听啊,我无法轻易推开~~啊~~~我无法随便走开~~~感情中专心的人——啊————容易!!被伤害!!!


“太用力了。”王杰希无情地说。


和荣耀有关的事,刘小别非常骄傲,和荣耀无关的事,刘小别更要骄傲。但队长金字箴言在前,刘小别不好无视,只好点点头,按下切歌。没关系,他对自己说,这只是一次小小失利,真正的歌声值得冯主席倾倒,小别,给他们听听你的成名金曲!


刘小别来劲了,往后坐了一屁股,跺脚打着节拍,哼着哼着唱了起来:嘛嘛嘛嘛嘛嘛嘛嘛……


他唱得高兴,没注意到自己坐在背包上。刘小别人瘦,屁股没肉,可怜手机放在隔层里,被没肉的屁股卡个正着。他挪一挪,立马解锁,按到键盘,给对话框里打了一排哈哈哈。


此时高英杰还在聆听,观看刘小别声情并茂的演出,点评道:“中间不错。”


王队听了一分五十秒:“挺有临场感。这是打副本金曲?”


“是充满挑逗感的流行歌曲……”


“哦。”王杰希遗憾地说,“很有连招的感觉,一二三四,上前就刺,二二三四,再来一刺。”说得刘小别点头不已,更深情地破破破破起来。


他们这边聊着,那边手机还在按键,片刻后,变成满屏哈哈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哈。偶尔小高潮,刘小别一跺脚,屏幕上又多了几个不明所以的符号,成了“哈哈哈哈哈哈我我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#%哈哈哈哈哈222222222222”,超长一条消息,终于在兵荒马乱中发了出去。


要是刘小别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,首先能有以下两个想法:1、吃胖点,让屁股不那么灵活,2、老实点,唱歌不打拍子。然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小别的微信几经挤压,极力抗争,痛苦扭曲,还是一个闪烁,把这份情谊掷出千山万水,倏地送去了全国各地。




听见铃声时,孙翔正在体验方明华旅游带回的蒸汽眼罩,他摸起手机一看,发现刘小别在群里发了: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 哈哈哈哈哈哈我我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#%哈哈哈哈哈222222222222”


孙翔懵逼了,看了眼群名,赫然是:同期情分不足挂齿。


是唐昊拉的七期群。


孙翔又往上拉了拉,上一个话题是十五分钟前自己发了一张动图,问:这个仓鼠表情像不像袁柏清?


其实孙翔就图个好玩,不是真的觉得有多好笑,刘小别笑成这熊样,根本是出乎意料。孙翔回味无穷地又看了一遍,发觉刘小别笑得语无伦次,一屏的象声词里带了无数乱码,估摸着这人大概已经笑到缺氧。袁柏清好笑吗?当然不啊。袁柏清还是他们自己人呢,他笑啥啊?


刘小别笑成这样,袁柏清是不是也看到了?


那袁柏清没有回,是已经笑得拿不住手机了?


孙翔越想越好笑,越想越发散,当他想到“王杰希抱着手机笑跪在沙发上”时,忽然觉得这张图史无前例!


孙翔当场崩溃,在休息室里哈哈哈哈地放声大笑!!


休息室里还有人,方明华在玩三十六倍速连连看,周泽楷在看恐怖片,杜明举着掌机打怀旧rpg。杜明的小人眼看走到渡船口,孙翔猛地一笑,吓得他直接掉下了桥。三人震惊地抬头,见孙翔越笑越疯,越笑越夸张,抹着眼泪,气喘如牛地呻吟:哈哈哈,哦,傻逼……


“什么东西,”杜明凑过去看孙翔屏幕,“你冷静点。”


孙翔抖着手给他看像袁柏清的仓鼠,口齿不清道:“刘小别……刘小别哈哈哈哈…………微草……草疯了……王杰希……”


五分钟后江波涛推门进来,发现周泽楷扶着柜子,方明华抱着杜明,杜明枕着孙翔的肚皮,一半挂在沙发上,一半平摊在地上。四个大男人喝高了一样东倒西歪,喘个不停,挥着手机迎向他狐疑的眼神,杜明喘道:“副……副队……爱我中华~~”


“这并不好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”江波涛看到群里一大堆孙翔发的哈哈哈哈,难以自制地大声狂笑,一把揪住吴启,新加入的吴启也笑了,在哈哈哈的间隙挣扎着指出:队、队长笑起来,哈得比你们还多!


吴启又说:要死,小明嗷一声昏过去了!




孙翔笑归笑,脑子很清楚,不能白笑,眼看联盟第一脸都笑扭曲了,始作俑者刘小别还在逍遥,不能放过!说时迟那时快,孙翔给邹远打了个电话。




邹远刚从训练室出来,接到长途,茫然地点开微信。


于锋站在他旁边,严肃地指出,这一赛季我们blabla,战术上blabla,谈至动情处,一看,邹远居然在笑,不由疑了:“哪里好笑?”


“队长你看这个,”邹远把手机转过来,“微信群……”


于锋看一眼群,看看邹远,往上拉拉,再看邹远。


“我没明白,”于锋说,“你在笑啥?刘小别也是,在笑啥?”


邹远看似温和,实则笑点恐惧点双高,平日里恐怖片看得,搞笑片也看得。他原本还没失态,但看见于锋一脸茫然,忽觉前所未有喜感,噗一声笑大了。说实话,他也不知道自己笑点在哪,于锋越茫然,他就越控制不住,笑到后来扶着门框直抽抽。“队长,”邹远说,“队长你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…”


而轮回的哈哈哈哈哈还在继续,孙翔在群里也打了好几行哈以示附和,很快,屏幕上弹出唐昊的回复。


唐三打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唐三打:咳


唐三打:[照片]像方锐。


唐三打:[照片]像孙翔。


唐三打:[照片]刘小别。


唐三打:[照片]朕。


最后一张是成吉思汗。


轮回一干人等还没笑完,徐景熙的回复来了,一窜数条!


灵魂语者:我要疯了


灵魂语者:[语音 5秒]


灵魂语者:刘小别你干嘛


灵魂语者:我疯了


灵魂语者:黄少已经疯了


灵魂语者:[微信小视频]


孙翔点开视频,笑得猛一个反射性高踢腿把杜明蹬下去。孙翔哆嗦着举起痉挛似的手,鼓励众人争相传阅。黄少天比他们还惨,笑得倒在转椅上直哆嗦,一只手用力挥舞,伴随乱七八糟的粤语。他语速太快,方明华凝神听了半天,只能听清黄少天笑得跟哭一样的几声“叼”,和惊天动地的“文州!!看微草!!”


语种虽不同,意境诚可会。S市人民意会了,抑扬顿挫、此起彼伏、连绵不绝地册那了好半天。孙翔前前后后笑了半小时不止,此刻总算借着一通呼喊恢复平静。看一眼群,里头已经发展到了[大草原上的冯主席.jpg][瀚文爬树.jpg][黄少倒挂金钟.gif][罗辑猴.jpg]等款式,他喘着粗气爬起身,拨通电话。


这会儿刘小别正配合地打着节拍,高英杰坐得笔直,双手放在膝上两眼平视前方,一脸虔诚。孙翔的电话接通时,听到的首先是一声怒骂:“怎么是你!干啥?”


孙翔笑到一半根本停不下来,喘得宛如刚撸完,气若游丝。“你……”他一个深呼吸,“你在干嘛?”


“唱K。”


“唱歌你还接电话?”


“队长在唱,我中场休息。”刘小别故作潇洒,把电话对准点歌台,“听听,咱们队长。”


孙翔开的功放,众人屏息凝神,忽闻王杰希字正腔圆唱道:


望——苍天,


四方云动,


剑在~~~~手,


问天下谁是英雄——————




孙翔已笑得动弹不得,整个人如同动了盲肠手术一般,靠蠕动位移。太过密集的笑点把他轰至爆炸,孙翔分不清泪更多还是笑更多,眼看江波涛用自己的手机录音也毫无阻止之意,只能狂笑着目送江波涛把这段录音发到qq群里。


啊。青春。孙翔抽搐着想,世间竟有如此来历不明的笑点,我到底在笑什么呢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队剑在手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…………


啊。青春。昨天这时候,我在打比赛;今天这时候,我在崩溃。


而明天这时候,王队的霸王别姬,会传遍微博。


祝福你王队,王队的王是大写的王,王队的王是王者的王,剑在手……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孙翔笑完了,一看屏幕。同期情分不足挂齿里弹出一条消息,是邹远。


花繁似锦:代吟一首诗


花繁似锦:作者你们懂


花繁似锦:啊,微草,你比小草小一号~


花繁似锦:啊,唐昊,你的日天叠着跑~


花繁似锦:啊,宋晓,涛落沙明日头高~


花繁似锦:啊,波涛,十一月秋风似剪刀。


花繁似锦:他还觉得不好笑,我死了




孙翔回了他一段音频。


一叶之秋:[枪王哈哈哈哈哈.mp3]


一叶之秋:副队让发这个,稀罕,你们要珍惜






而刘小别直到从钱柜出来,才惊觉里头网络不好,只能接电话。


再后来,他就被各种来电短信留言彻底淹没。点赞有之,嘲笑有之,求微草出碟有之,一时间龙鸣狮吼,故事从【刘小别不慎按到键盘发错信息】【同队耻笑,袁柏清仓鼠名至实归?】到【无情学者多情剑,王杰希平定中原指日可待,蓝雨狗带】仅仅花了一晚上而已。


刘小别看着网页上【蓝雨团建照片曝光,称稳定军心切不可唱K】的小报标题,忿忿地削着苹果皮。


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都不想再唱嘎嘎的歌了。















一个段子,犯病才写,吃药


友情附上


小别情怀:《手放开》


天后热辣:《Poker Face》


老王倾献:《霸王别姬》


配乐朗诵:《狂剑写诗一分钟都不要——精选笛子配乐之云南风情》


没有被唱:《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》

评论
热度 ( 5103 )
  1. 卿月倾斜角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追光者
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毒

© THEIA826s | Powered by LOFTER